“厨房”的演变

“食物对人民来说是最重要的”。普通人每天吃饭,“厨房”是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。此外,作为家庭主妇,厨房是第二个“工作场所”。我经常听到父亲说,在旧社会,我的祖父母都是靠做手工和劳动挣钱的劳动者。自然,几代祖父母和孙子孙女当时不得不住在一庙区老城的“竹泥墙瓦矮平房”里,更不用说“厨房”(上海话,即“厨房”)

新中国成立后,劳动人民成了家庭的主人,我家被分配到前南部城市的石库门。自从我变得懂事以来,我一直受到我父亲的影响,他在上海一家酒店当厨师。初中时,我和父亲一起学习了简单的烹饪技巧。只要父母下班不在家,我自然会成为家里的“大厨”。当时,对我来说,厨房是我的“二等舱”。在这座石库门老房子里,有六七户人家,每户只有十平方米的客厅。厨房位于露台上,每个家庭都有“隔间”。露台上盖着一个油毡棚。当时,大多数人使用煤球炉。为了节省点火材料,他们“晚上熄灭,早上燃烧”。每天早上,石库门的整个庭院都充满了黑烟,让周围的人窒息和咳嗽。经过长时间的烟雾和火灾,天井内壁和天花板上形成了一层厚厚的煤烟。下雨天,雨水与泥浆和污水混合,从天花板周围的交叉口直接流下。石库门的庭院“厨房”脏乱不堪,火灾隐患显而易见。那时候,我经常在晚上做梦,想什么时候才能有自己像样的“厨房”

上世纪70年代初,我从上海造船学校毕业后,被派去支援大陆建设,在河南的一家军工企业工作,然后结婚成家。当时,工厂的住房特别紧张。婚后,他们被安排在一个简单的管状家庭旅馆“安顿下来”。每户有8平方米的客厅,两边有14个房间,中间有一个小通道,每个楼层都有近30户人家的“厨房”。原本不宽敞的走廊被煤炉和蜂窝煤堆“储存点”占据,中间只剩下不到半米的通道。在烹饪高峰期,走廊里烟雾弥漫。。。夏天,狭窄而闷热的房间,加上两边近30个炉子的蒸烤,可以想象它的味道;冬天,炉子排放的一氧化碳充满了整个走廊,直接流到房间里。火灾、煤气中毒等恶性事故时有发生。生活质量低,个人健康和安全得不到保障

20世纪80年代,我家两代四口人被分配到一个新的车间,有两间卧室和一间60多平方米的客厅,并使用液化气。虽然这两个家庭共用一间厨房,但毕竟他们有一间像样的厨房。但毕竟不太方便

在90年代中期,房改实施后,我们集资购买了一套面积超过80平方米的三居室一客厅。厨房和餐厅是二合一的。灯光厨房有15平方米。内墙底部贴着白色深色花砖。顶部有高级防火材料天花板,甚至炉子上都镶嵌着高级瓷砖。天窗旁安装了无粘油吸油烟机,并使用了全新的自动电子打火机。做饭时,打开干净安全的管道煤气,厨房里有冰箱、微波炉、烤箱等设施。当圆柱形顶灯打开时,厨房看起来更整洁、明亮、宽敞。在这样的环境中操作我的烹饪技能是我的荣幸。我工作得越多,我就越喜欢它。2003年退休回到上海后,在他的“白领”儿子的祝福下,我从未感到疲倦或无聊过,他住在北外滩地区的一栋高层公寓楼和一栋100多平方米的复式住宅中。显然,我们可以知道厨房的面积和设施。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厨房用具和设施。天然气家电配备高科技报警喷淋装置,安全可靠。当白炽节能灯打开时,人们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宽敞明亮、空气清新的“写作室”。无论白天还是晚上,在烹饪的同时,你也可以俯瞰浦江两岸的美丽风景和正在建设的宏伟壮观的建筑。我真的很享受时光流逝。我的“厨房”在过去半个世纪里的变化是我们伟大祖国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吗?它也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祖国快速变化的有力证据和缩影

Posted in 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